Cross The Ages - 不朽魔书

All Rights Reserved ©

Summary

想象一下... 想象一下,一个沐浴在万能的魔法和超连接技术中的世界,两者同时存在。 跨越时代©是一个宇宙,在这个宇宙中,幻想和科幻小说共享同一个大陆,被它们之间最后一次冲突所破坏的一片土地所分隔。 西边是阿卡尼斯,那里是召唤和法术的领主统治地。有了魔法,他们可以驯服龙,操纵火或创造风暴,在阴影中旅行或变得比神灵更威严。这是一个黑暗和史诗般的魔法和奇迹的帝国。 东面是奥比塔利亚,这是一个没有边界的城市大陆,是超强连接的人民的家园。控制论植入物、高级机器人、基因优化、超级药物和人工智能已经成为现实。凭借其技术,Orbitalia公司使大自然屈服于其意志。 这两个超级大国从远处看是相互对立的,在危机中打着冷战,其中魔法和技术的力量相当。但是,天平可以迅速向任何一方倾斜...。

Genre:
Fantasy / Scifi
Author:
Cross The Ages
Status:
Ongoing
Chapters:
17
Rating:
n/a
Age Rating:
18+

Chapter 1

1

阿波隆

“欢迎来到......阿波隆!”

竞技场人声鼎沸,搏斗裁判阿尔瓜齐尔用嘶哑的声线说出的这句欢迎词,很快便淹没在此起彼伏的喝彩声中。

阿卡尼斯阵营中,人群的尖叫声在魔法象牙号角的加持下,无限放大,回声一轮又一轮地沿着一个个精雕细琢的石拱门悠悠回荡。阿卡尼斯魔法之源的人一个个摩拳擦掌,轮流展现着自己的高超技艺:火系法师施放出一簇簇转瞬即逝的烟花,土系法师施了个法,便引来一阵节奏齐整的晃动,插在这两轮表演之中的,还有自然法师们精心编排的百花齐放之舞。空气法师和水系法师则融合了各自的看家本领,携手进行表演,只见一阵阵潮湿的狂风轰然而起,呼啸盘旋,又骤然落下,如此壮美之景瞬间驱散了群众忘情的嚎叫。

在他们对面,是奥比塔利亚阵营,这一侧的欢呼声被转化成一束束引人困倦的催眠闪光,在空中跃动着。一群无人机缓缓扫描着看台,奋力寻找最瞩目的全息观众,在四米高的三维空间中展出他们的形象。无论是哪一派人,是网络学派,推崇肾上腺素助推或是医学科技加持的医学派,专注基因组优化的遗传学派还是使用机器人卫队辅助的机器人学派,都希望能有幸被选中,看见自己的全息影像出现在那空中建筑的最顶端,那壮美的空中建筑,是他们阵营优雅体面的绝佳展现。

阿尔瓜齐尔则努力在这场令人目眩神迷的声光表演中刷一刷自己的存在感。独自站在竞技场的中心,他有些不知所措,他的身影太容易被欢乐耀眼的声光表演所淹没了,于是他打算用自己压倒性的嗓音从这场喧嚣中脱颖而出,以期在这轮燃烧全场激情的声浪中激荡出引人注目的声音。

“欢迎来自奥比塔利亚城市大陆的各位朋友!”

好似专门在等待这一信号一般,话音刚落,一大批无人机飞至阿波隆的东部,集结在半空中,开启了一场光之舞。这些无人机如一只只机械萤火虫翩跹起舞,动作精确利落,在空中排列组合成一个个图形和标志,彰显着这座豪华都市四种不同技术风格的荣光。只要不对无人机磁力马达造成干扰,网络学派的人便尽情地享受不断变换无人机颜色的喜悦,机器人学派则想方设法地让这些无人机保持飞行状态;遗传学派的人在一旁观察着他们创造出的表演效果,或是对一堆丑得出奇的图案感到遗憾,或是对新碰撞出的美妙组合赞不绝口,而医学派的人瞪着锐利的双眼,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欢迎来自阿卡尼斯魔法大陆的各位朋友!”

作为回应,在阿波隆竞技场的西侧,一场声势浩大的音乐会拉开序幕。伴着石板琴深沉而有节奏的低音,一组由成百上千种不同木材和马鬃制成的弦乐器开始演奏,流淌出一段丰富美妙的旋律。一组风笛和喇叭时不时奏响,带来一段段恰到好处的金属伴奏,使这段旋律在优雅之上又多了几分魅力,形成独具一格的音域。很快,这一曲赞歌的力量愈发强大,情感也愈加丰富,直到后来管风琴猛然奏响,这如神来之笔的安排让这段合奏达到最高潮。

“这,就是我说的视听盛宴!”,搏斗调度员得意洋洋地赞叹道,然而他这一嗓子却被围墙之内回荡的巨大震响所覆盖。“只有‘终结之球’,我们的王牌赛事,才能点燃这样的热度!也只有阿波隆才能为其提供一个与之相称的竞技场!”

在皇家看台上,索利斯以近乎罪恶的喜悦,感受着两大阵营里民众对这一赛事的热情。她竟然也随着这一片奇异的欢腾而不禁一同激动起来,这片欢腾是阿卡尼斯和奥比塔利亚两方相互憎恨的产物,她一边诧异,一边欣赏着从中传出的意料之外的和谐震动。

照理说,阿波隆的开幕式上,鲜有机会出现这样一种让她梦寐以求的共振......然而,在辱骂者的愤怒中,在两种文化的冲击下,一种隐秘的寻常之物却回荡在竞技场的围墙之内。

阿尔瓜齐尔利用这片刻的平静开始第一轮热场:

“那么,那些生活在阿肯瓜山洞深处的人......”

奥比塔利亚阵营中爆发一阵嘲笑声。

“......还有那些只用虚拟世界的粉红滤镜看世界的人......”

阿卡尼斯阵营也掀起一阵讽刺揶揄的狂潮。

“......请你们注意,我再简短地重新介绍一下‘终结之球’的规则。”

这下,阿波隆两侧的观众都喧哗抱怨起来,很显然,来自两个阵营的观众都不耐烦起来,急着快点进入正题。但阿尔瓜齐尔知道:围墙之上安装着一批魔法屏幕和高科技屏幕,这些规则介绍会在所有的屏幕上循环播放,它们无论听上去多么官方客套,始终都是整场赛事必不可少的环节。正是有了这些规则的存在,才能激起人们的期待和紧张。此时,观众们已经听得更专注,更用心了:

“比赛分为四轮,胜者晋级。每轮有四队进行对决。每队由一对双人搭档组成。每对搭档的成员分别是,一名阿卡尼斯人和一名奥比塔利亚人,两人由一条锁链相连。一人为进攻者,锁链绑在右手腕上;另一人为防守者,锁链绑在左臂上。至于其他的嘛……”

裁判的声音在半空中漂荡了几秒钟,等待比赛开始的手势……

“……武器自由选择!”人群齐声高喊,在怒吼中尽情宣泄自己的情绪。

屏幕上出现了一对战士,一个挥舞着一只很长的手套,另一个挥舞着一个巨型盾牌。两人都穿着厚厚的护胸甲;戴手套的那位身上有三个可供对手攻击的目标,分别位于左肩、胸部和背部。

每位观众都能根据个人喜好来选择奥比塔利亚人的皮肤和阿卡尼斯人术法的视觉效果,包括两人的出身、性别和皮肤颜色。但无论如何选择,有一条铁律必须遵守,即进攻者和守卫者必须分别来自两个不同的阵营。奥比塔利亚人和阿卡尼斯人因手腕上绑着的锁链而团结在一起。荣辱与共!

观众们急得冒烟,调度员却不紧不慢地进一步补充细节,很是乐在其中。

“规则很简单:对攻击者来说,击中对方攻击者身上三个目标,即可淘汰掉对手二人。对守卫者来说,需要保护自己的搭档。这不是一个欲望至上还是强权法则为王的问题,正如每个天真质朴之人所相信的那样,这仅仅是一个......”

“......是生还是死的问题!”人群再次齐声喊出句子的结尾,打断了阿尔瓜齐尔的官方套话。

索利斯沉浸在喧闹的气氛之中,试图忘记阿波隆是为了纪念当年的英雄之战而举办的,那是一场阿卡尼斯和奥比塔利亚之间的冲突,最终以似是而非的停火而告终。紧随其后的还有无休无止的争论。

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但时间并未平息双方的怨恨。阿波隆吉姆是这场战争的遗存,如今已经变成了一项流行的运动,一个名声大噪的墓地,埋葬着众多在战争中光荣牺牲的名士,人们来此地瞻仰怀念过往,试图重温昔日的恢弘和伟大。

索利斯坐在这座墓地的看台上,正对着自己的敌人,那些奥比塔利亚人。她不想把这个血腥的竞技场看作一口填满尸骸的古井,她想把它看作一座桥。一座连接起昔日对手之间的和平之桥,能够消弭双方正在酝酿之中的战争。

一个让双方最终能够冰释前嫌的机会。

这单纯得有点傻气的想法使她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她知道:人们希望她的表现能够配得上阿卡尼斯的马尔卡这一尊称,她再也没有闲工夫保持乐观,更不用说多愁善感了。诚然,从她登上这精雕细琢的王位到如今,才过了三个月的时间,但这并不重要:毕竟她突然消失的父亲马莱克,曾是一位严厉冷酷、锋利如刀的领主,她永远都不能向人示弱。就像一个法师不能陡然从暗影法术转向光明法术一样,阿卡尼斯必须继续以强硬的姿态面对奥比塔利亚人,那是他们永远的敌人。无论情势如何变换。

无论她个人的信仰是什么。

她玩弄着长辫子,掩饰自己的烦恼。她心不在焉地捋了捋编在她乌黑头发上的七枚戒指,每一枚戒指代表一个阿卡尼斯魔法之源,一共有七个魔法之源。她用舌头逗弄着刺入下唇的黄金和玛瑙戒指。克制自己不去咬它。

最后,她不再逗弄头发和戒指,她不想显得很自己紧张。为了释放余下的紧张情绪,她挺直了身板,打算悄悄摆一个更显王储气派的姿势。不,应该是有君王风范的姿势。

阿卡尼斯各领地的领主坐在她身后,围成一个半圆,蠢蠢欲动。索利斯更愿意相信,他们只是为了更好地享受表演才伸展肢体,但是,她感觉到,从他们身体里发出了一阵阵振动波,震动着她,其强度扰得她不安。很难精确地判断那具体是一股什么力量,它起起伏伏,宛如波浪,透显着发射者的个性,总体来讲,那像是一把破旧的小提琴,音色极度不准,嘶哑破裂,领主们罔顾旁人,不调谐地演奏着它。

她用眼角余光往后撇了一眼,企图消除自己不安的情绪。她不敢公然转头,因为汉尼拔——一名机警的守护者,就站在她的右边。

他的身高超过四肘,肌肉发达的双臂交叉,置于隆起的胸前,让人惊叹。他黝黑的皮肤在这个炎热的夏日里,像青铜一样熠熠生辉,光滑的秃头也泛着一种青铜的光泽。笨重的锤子和巨大的斧头横在他背上,更显得他身高体阔,力大无穷。一般的人使用一把武器便已经需要双手并用,然而,在战斗时,汉尼拔可以一手抓一个,同时使用它们。

在法师中,这样的体型是有点儿大材小用的:毕竟,法师简单施个法术,便能劈开一块石板,或让一块土地瞬时崩塌,把对手埋在里面,在这样的法术面前,能够举起千斤重的铸铁又有什么意义呢?

尽管早已知道那段往事的来龙去脉,但索利斯还是选择与汉尼拔聊聊那段已经分享了上百次的回忆,希望以此来舒缓从其雪白肌肤上逸出的不安振动。再说,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可以偷偷观察身后的那些虎视眈眈的领主。

“告诉我,亲爱的汉尼拔......”

她半转身,双手放在扶手上,保持着高贵姿势,双眼落在这位武士法师身上,这样一来,她便能将一半的贵族领主尽收眼底。

“你赢得阿波隆的最终胜利之时,确切地来说是几岁?”

汉尼拔再次被索利斯的蜕变所震撼:这个由他看着长大的孩子,年复一年,如今出落得亭亭玉立。她最大的优势,便是那双洋溢着热情与活力的紫色双眸,眸子里闪耀着一种安静的力量,掩盖了她灵魂深处的细腻敏感。

不幸的是,汉尼拔是为数不多了解索利斯这些品质的人。贵族和法师们对她的了解仍然停留在外表层面:她是一个美得让人心颤的女人,一位年轻漂亮的公主,戴着一顶对她来说太大太重的王冠。

如果她的父亲不是如此粗暴冷漠的话,他本可以让她对登上王位做好充分的准备,这原本也是他应该做的事。但,这位父亲非但没有相信她,而且还长时间在女儿的成长过程中缺席,以至于在她心里拉出一道不自信的裂口。她还没有准备好统治王国。至少现在还没有。她需要更多的坚毅,更少的怜悯之情。他知道,他能感觉到。

作为一个土系法师,他能感知到周围环境中最轻微的振动。一个新手会在观众的跺脚声中,在雷鸣般的敲鼓声中,在旌旗的无序摇摆中,在狂风刮过广告屏幕的呼啸声中丧失理智。一个天资不如他的魔法师也觉察不到,阿波隆地下候场区焦急等待着的角斗士们在来回走动,铁链一下下敲打在通往竞技场的狼牙闸门上,以及啮齿动物在沙地上鬼鬼祟祟地到处乱窜。

但汉尼拔对这一切动静都了如指掌,而且在因观众过度亢奋导致整个阿波隆场内都嗡嗡作响的情况下,他甚至能更容易地觉察出这些声响。

即使是索利斯狂热的心跳,他也能捕捉到,就像他能敏锐地觉察到,领主们小心翼翼却紧张不安地挪动椅子,他们咬牙切齿,牙齿格格作响,还有他们那让全身骨骼绷紧的神经,在突突地抽搐。此刻的皇家包厢像是处暗地涌动的水源,有一只被群兽环伺的小兽小心翼翼地走向它。

汉尼拔可以看出,索利斯是多么需要在阿波隆取得胜利。领主议会的成员们,也担心他们会在这场赛事中失利——但同时又暗自期待着一场失败!这些贵族富贵滔天,却没有魔法,他们就像高山兀鹫一般,在一个唾手可得的猎物周围盘旋。索利斯不能表现出一丝一毫的软弱,否则她可能会被谋杀。

他会确保这永远不会发生。

只要他在那里保护她,就没有人能动她一根手指头。

汉尼拔并未把自己的心绪挂在脸上:作为土系法师,他能释放出一种平静的力量,来缓和、消化所有情绪,因此,他得以保持一种磐石般的克制与审慎,这与他的护卫身份是如此相称。

“我当时十七岁,马尔卡”,他最后回答说。

已经过去了八年......那时,年轻的汉尼拔还不是如今的土系法师。他取胜后有个讨赏的机会,他便要求为索利斯的父亲马利克·托恩希尔效力。鉴于马利克已经有了自己的私人护卫,便自然地将女儿托付给汉尼拔。索利斯和汉尼拔从此形影不离。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在第七轮,也就是最后一轮,只挥了一锤子,就取得了胜利?”

“没错,马尔卡。”

索利斯微微一笑,沉醉于这个已经听了不下百遍的故事。

“这个有关你在此地获胜的故事,已经给我讲过多少次了?这场胜利给你带来了什么,又让你付出了什么代价。那决定胜负的致命一锤......要不是因为它,你可能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索利斯发出一声轻笑,听起来仿佛是一个尚未完结的青春期的回声。她继续盯着汉尼拔。希望他能从她的眼神中读出,那无法大声说出的一切。

虽说汉尼拔令任何与之擦肩而过的人都不寒而栗,让人对他既害怕又尊重,但在她看来,他只是她的守护天使,她忠实的保护者。

事实上,不仅如此:这位兄长才是在她生命中真正扮演父亲角色的那个人,代替了她那冷淡缺席的名义上的父亲。战士法师最初便是为了这个角色而存在的吗?应该不是。但他始终坚定地站在她身边,值得她信任,这就足够了。她也该知足了。

不出所料,索利斯的希望落空了:尽管汉尼拔很愿意,但对他来说,面对武器比面对复杂的情感更容易。

事实上,他只不过是学会了隐藏他最温柔的悸动:这位体格惊人的护卫太过了解她的那些心思了。

他多想马上护送她去她喜欢的图书馆,她在那儿一呆就是好几个小时。他也想给她讲更多关于自己族人的故事,他是在阿肯瓜山里,一个由铸造师组成的族群中长大的。他还想再次面对她的任性撒娇,一边抱怨着要她多讲讲道理,一边又宠溺地由着她去任性,逗她笑,安慰她,让她忘却忧愁。

但是,他不允许自己这样做。

如果他这样做了,便会妨碍她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会成为她完全坐稳王位的障碍。索利斯不能继续当他肩上扛着的那个小女孩,而是要成为把阿卡尼斯扛在肩上的马尔卡。他必须帮助她冲破蛹的束缚,陪伴她去自我翱翔直到。为此,不惜一切代价。

他们相互凝视许久,沉默也延续下去。索利斯试图把他们之间对话再延长一点,她从中能感受到难得的暖意,就像一个冻僵的露营者守在即将熄灭的火堆旁,汲取最后一丝温暖一样。她压着嗓音开口,不让领主们听见。

“我还是不能习惯。”

“不习惯什么,马尔卡?”

“确切地说,就是你用我的头衔来称呼我这件事。”

汉尼拔咬紧牙关,使他的声音听起来更有威慑力。

“今时不同往日。您现在是统治者。”

高大的护卫不加掩饰地往领主们所在的方向撇了一眼,以此来佐证他的话。

索利斯没有被这冠冕堂皇的回答骗到,她知道,汉尼拔对他们之间身份的转变并不感到欣喜。但有一点是众所周知的:土系阿卡尼斯魔法之源的血液中,流淌着保守主义。更糟糕的是,他把她当作妹妹来看待。像大多数兄长一样,随着她不断长大,他可能会显得多疑且头脑迟钝。

他为此而感到痛苦,至少不比她感受的痛苦少。看看他打量自她父亲去世后,便一直贴身保护她的三名护卫的眼神就知道了。尽管他们个个都是才华横溢的战士,也已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但汉尼拔坚信自己比他们能力更强,更在乎她。

她却更希望他能把注意力多放在自己身上,而不是那群护卫身上。难道他不明白吗?她并不缺可以保护她的追求者,她缺的是可以吐露心声的朋友。

而索利斯已经放弃了跟他解释所有这些。她回身重新坐正,面对竞技场,凝视着阿波隆,沉浸其中。

仿佛是为了呼应她那不怎么光明的想法,光线渐渐变暗,好似太阳已然西落。阿波隆的顶端被一层临时屋顶所覆盖,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形剧场。观众噤声,屏住呼吸,让阿尔瓜齐尔不费力地大声讲话。

“二十年前,两位传奇人物在这片遗忘之地展开了一场生死搏斗。那场战斗如此激烈,威力如此巨大,甚至都改变了我们大陆的形状。”

一片如铅似铁的沉默笼罩全场。只见两具身体的全息投影图从沙地上缓缓升起。

那正是查卡与浮士德。

一个遗传学派代表与一个暗影系的主宰者普利姆斯。

一个是奥比塔利亚的楷模,另一个是阿卡尼斯的冠军。

全息投影图高八米,从任何看台都可以看到。图像高清,纤毫毕现,人们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查卡皮肤上微微隆起的一道道划痕,那是她的基因与爬行动物杂交重组留下的痕迹,那类爬行动物的身上就有这种划痕。她上半身赤裸,胸前盖着一条简单的布条,这位传奇人物,泰然平静地面对浮士德。

另一边,主宰者普利姆斯的身影被包裹在从幽暗中剪裁而出的长袍之中,衣料上一个个变幻莫测的涡旋图形,在长袍的拖地后摆上,勾勒出一圈圈起伏流动的涟漪。要再一次感叹全息投影的清晰度,人们甚至可以看出暗影法师身上特有的外生骨赘,他的头骨也因此稍有变形,面部皮肤紧绷,似有撕裂之相。他皮肤苍白,眼眶和颧骨突出,活脱脱一具活尸体的模样。或者更确切地说:他好像是死亡本身。可怕而生动的死亡。

二十年后,查卡和浮士德对决的影响力,仍然无法被超越。它不是简单的迷信崇拜,而是传世的神话。由于这场对决标志着英雄之战的结束,岁月流逝,年复一年,它所承载的神话内涵也愈加浓厚。

被逼至绝境之时,阿卡尼斯和奥比塔利亚都会祭出最邪恶的咒语和最具破坏性的武器。两国人民都对这样的局势恶化忧心不已,敦促双方领导尽快找到解决冲突的办法。

不知道究竟出自谁的灵感,最终定下的解决方案为,双方进行一场冠军争夺战:查卡对战浮士德。奥比塔利亚的魅力女战士——基因优化的半人半兽,对战暗影系的主宰者普利姆斯。

对于一份承载着众多希望的公告来说,这样的选择怪异,却浪漫。公民投票立即举行。

而最后的结果是灾难性的。

即使到了今天,人们对这场战斗具体过程仍然众说纷纭,争论不断。一半的历史学家认为,浮士德赢得了胜利;另一半则声称,查卡是为了消灭主宰者普利姆斯而牺牲了自己。然而,关于这场双人对决是如何结束的,所有人都达成了共识。

这场对决结束在一场莫名其妙的爆炸之中。这场爆炸的破坏力如此之大,从北到南摧毁了整个阿特利姆大陆,在双个阵营之间划出了一条清晰的分界线:著名的遗忘之地。

于是遗忘之地成了一片破败的荒野,人迹罕至,地平线如海洋一般平坦,凹凸的地势被侵蚀沙化抹平,地面贫瘠干涸......宛如一具尘封的木乃伊,静止在永恒的痛苦哭泣中。

随着这场骇人的灾难落幕,这场冲突也以模棱两可的停战协议告终,没有明确的胜利者,也没有最终定论。在这种失望沮丧之中,催生出组织阿波隆赛事的强烈愿望,这场赛事的竞技场就设在遗忘之地的正中心,与阿卡尼斯和奥比塔利亚两国的边境保持着相同的距离。

这种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决出胜负高低的强烈愿望,是马尔卡所无法理解的,尤其是这种执念伴随着阿波隆一届又一届的举行而变得愈加强烈。在她看来,与其追问当年的冲突是如何结束的,不如全力确保两国之间不再发生冲突。

全息投影中的查卡和浮士德自然是不会对她这些疑问感兴趣的,他们已然在竞技场开启了两人之间的传奇之战。

对决双方在竞技场上不断来回穿梭,上演一场令人眼花缭乱的生死芭蕾表演,他们以超自然的速度迅速移动,连带着最初清晰的投影画面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随后便迎来了这场战斗的第一个高潮。只见浮士德掷出一阵匕首之雨,发射匕首的频率如此紧密,仿若海妖一般有无数只手。受到如此猛攻的查卡,身手敏捷,姿态优雅地躲避朝自己飞来的无数个刀片,用坚不可摧的皮革手臂抵挡那些没能躲过的刀片。

但就在刀片雨骤然停止时,一把终极匕首,从虚空中冲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破她的防线,直直扎进她的一只眼睛,她的脸随即淹没在一阵黑雾之中。

观众十分共情地随着她发出一阵尖叫。索利斯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眉弓。

由于疼痛难忍,查卡一时无法招架登时飞向自己的第二把刀,这下,她双目都失明了。她步履踉跄,身体摇摇欲坠,即将倒地......

照理来说,这场斗争应该算是结束了。

而就在此时,第二个高潮出现了。

查卡一跃而起,挥舞着两把带锯齿的利剑,向浮士德投去。尽管她已失明,但她鬼魅隐蔽的偷袭能力以及如蛇一般的速度并未改变。主宰者普利姆斯并未料到她如此迅速的回击,愣了一秒钟,这珍贵的一秒钟本来可以让他躲避这致命一击。利剑直接刺穿他的胸部。

奥比塔利亚先进的技术保证了图像传输的高清度和流畅度,而阿卡尼斯的魔法又使声音的沉浸感大大增强。人们看到了一切,听到了一切,也感觉到了一切。当浮士德被利剑刺穿时,阿波隆竞技场回荡着肌肉的撕裂声和锯齿刀片搅切肋骨的刮擦声。

观众又发出一阵感同身受的抽痛声。

两个对手面对面,近身肉搏,脸上满是对手喷出的鲜血......

然后双双消失。

随着一场爆炸摧毁阿特利姆大陆,留下一片灼热的遗忘之地,录像播放戛然而止。

观众发出最后一阵呼喊,表达一种意犹未尽的失望。然后,在众人肃穆噤声与致敬中,这两位英雄的影像从竞技场上消失了。

索利斯很少注意这些档案录像,这种录像在历届阿波隆比赛中播放了一遍又一遍。虽然能带来沉浸式体验,但录像转播对她而言还是缺乏在现场的震颤;尽管这场战斗是如此震撼人心,但除了机器的光子产物和施加了魔法的声音外,没有产生其他任何波动。

可惜,最让她感兴趣的不是这些,而是观众汹涌澎湃的情绪爆发与激荡后的反馈,那种奇妙的战栗、颤抖的手势、克制的恐惧和电光火石间迸发的情感,每分每秒都在给再现的战斗画面增添律动。就好像索利斯感受到了其中所有的色调,连细微的差别都没有漏掉。就好像她能听见人们心脏收缩时,血液的跳动声,人们张开嘴时,发出的急促呼吸声,也能感受到人们口中喷出的潮湿呼气,脸颊上、手上突然腾升的热气。有时,某种预感会像一道道闪电击中她,她五官所感受到的一切,都瞬间涌进她的四肢百骸,胸腔像一个狂风肆意的笼子,神经像吉他弦一样噼啪作响,皮肤大口吮吸着竞技场稀有的水分。她喜欢收取一切,又推开一切,她忍受着这一切,又呼唤这一切。她感觉到自己是一个阿卡尼斯魔法之源的主宰者普里姆斯,一个不存在或尚未存在的阿卡尼斯魔法之源,将只为她一人而生,同时也是一个乐队阿卡尼斯魔法之源,将在这个暗波涌动的世界奏响丰富和谐的乐章。

突然,在阿波隆竞技场的正中心,她看到了一个幻影。那不仅仅是一个幻影:还是一段在她的心弦上弹奏出的竖琴和弦,让她的心弦嘎吱作响。整个身体变成了一个共鸣箱。她闭上眼睛,去更好地感受,更好地理解。

就在此时,突然之间,她看到查卡被吸进了仿若巨幅床单的天空里,她感觉那片天空像手套一样在翻转。她也感受到了浮士德,就在查卡对面,裹挟在一种荒诞奇异又铺天盖地的寂静之中,甚至连沙地的摩擦声都消失了。她很确定,他停止了战斗。他是故意停下来的。绝对是故意的。

当她回到自己的肉身之时,马尔卡意识到,汉尼拔正在看着她,神色焦急但保持着微笑。她很想跟汉尼拔分享刚刚经历的一切,但该怎么描述呢?如何用土系法师听得懂的术语将这一切翻译出来?

在这个巨大的体育场里,观众始终为一个问题所困扰,这个问题关乎两个民族的存在根本,这也是一个汉尼拔一直喋喋不休的问题:两者中谁更强大?是奥比塔利亚的科技,还是阿卡尼斯的魔法?谁能占上风?

正因如此,阿波隆赛事是在查卡和浮士德之战的周年纪念日举行的。每年,双方的角斗士都会重新诠释什么是冠军决斗,撬开尘封历史真相的门闩,寻找最终的答案:当年那场决斗,到底谁是胜者?是遗传学派代表查卡,还是暗影系主宰者普利姆斯浮士德?

为了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汉尼拔八年前在此战斗过。年迈的马莱克每年都带着女儿来这里,原因也是一样。

透过一束出乎意料又清晰异常的闪光,索利斯明白了她以前只隐约看到的东西:她有一种力量,甚至可能是一种天赋。她能感觉到别人感觉不到的振动。在第一场战斗进行准备时,她心里产生了一个疑问,只有一个,使她一直疑惑不解:如果二十年来,阿卡尼斯和奥比塔利亚追问不休的问题是......错误的呢?

Continue Reading Next Chapter
Further Recommendations

Stummy: Might have to read this again. Sweet story with a nice plot.

Bkprice: I’m glad she has Cal

Cypress McCarta: I was hooked, i love this story. Well done 👍👏

Tina Figueroa: I love everything,and there are no words to describe how amazing this book is.Please you have to read the series,I did an it was so worth it

Tina Figueroa: I love this book 📚,need to read give it 5 stars 🌟. I’m so happy I got a chance to read such an amazing series, and I think I have 2 more books to read

Kirztendax: Nice story even though short. Plot is unique. Love how feisty Zyra is. You know Dear Author, I just love your style of making the female protagonist feisty & a fighter in most of your novels, that’s why I vehemently read all your novels. You are just so amazing!It’ll be perfect if you make a 2nd ...

Sandra Bennett: I am so gripped with this book series. I am so intrigued to find out whose fated mate will be for the brothers and their friends

Swahin : Brilliant work

More Recommendations

Eddie Lhérisson: I love the book and the plot so far but I'm a bit confused about a lot of the details: so her wolf "mate" didn't want to bit her because he also felt she was from another species but he never mentionned anything? The twins are royalty but are being reprimanded by their guards? Guards placed by th...

Janis Hynes: I really like this book

Kath Wise: This is great. There is always something to keep you drawn in. I simply cannot wait for the next book. I hope it comes out soon. 9.5 / 10. Thankyou author.

dragonlady520: love this series well written and worth a second read.

SkyeJOelofse: I'm dying!!! This is epic! Best one I've ever read!

About Us

Inkitt is the world’s first reader-powered publisher, providing a platform to discover hidden talents and turn them into globally successful authors. Write captivating stories, read enchanting novels, and we’ll publish the books our readers love most on our sister app, GALATEA and other formats.